<div id="39et"></div>
      <table id="39et"></table>
    <var id="39et"></var>
    <delect id="39et"><noframes id="39et">
      <big id="39et"></big>
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delect id="39et"></delect></progress>
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/progress>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label id="39et"></label></progress><dfn id="39et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39et"><del id="39et"><noframes id="39et">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samp id="39et"></samp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39et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samp id="39et"><sup id="39et"></sup></samp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39et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39et"><legend id="39et"><var id="39et"></var></legend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samp id="39et"></samp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39et"><sup id="39et"></sup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39et"><blockquote id="39et"><strike id="39et"></strike></blockquote></table><samp id="39et"><strike id="39et"></strike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39et"><noframes id="39et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等他来杀我!-木木鱼猫新书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翰林学士文振康是左相李茂的人,这你应该知道!可户部尚书楚忠兴也是李茂的人……你恐怕不知道!”白卿言示意白锦绣在石凳上坐,“既然李茂的手伸到了我的跟前来,不断他一臂,他怎么知道疼,怎么知道怕?” 她将湿帕子放在春桃手中的黑漆托盘里,接着道:“事情是他们自己做下的,旁人能耐再大,也不过是顺水推舟,推波助澜而已?!?br/> “户部尚书楚忠兴,也是李茂的人?!”白锦绣大感意外。 “当年二皇子谋逆,死后所有的人脉尽归梁王,所以锦绣……千万不要被梁王懦弱的假象迷惑了双眼?!卑浊溲晕捉跣宓沽艘槐?,推至白锦绣的面前,“我已经想过了,若是怕打鼠伤着玉器瓶,折不了李茂的臂膀!虽说将事情闹大了成绩要作废……可闹大也有闹大的好处,秦朗和长元表弟都是真才实学,重考也不怕!” 白锦绣垂眸细想之后点头:“长姐说的有理!” “秦朗呢?”白卿言问。 “听说武德门落榜举子生事,被朋友叫去了武德门?!卑捉跣逅低?,站起身来对白卿言行礼,“我去派人将秦朗唤回来,趁着这个时候,他应该在家刻苦,争取重考之时发力才是!” 她对白锦绣点头。 白锦绣刚走,卢平就来了。 卢平派出去探消息的下人回来了几个,带来了新消息。 称,吕相进宫后又出来了,不像去时那般匆匆忙忙,吕相的两个儿子也都从大理寺出来回府去了,陈太傅闻讯也已套车进宫。 吕相果然是朝中最会明哲保身的,滑不丢手跟泥鳅似的,刚闻风……便去宫中请罪,陈太傅怕是看到吕相的行动,猜到吕相进宫为何,也匆匆去向皇帝请罪了。 这两人一旦在皇帝面前请罪,皇帝就会知道,如今科举行贿之风到底有多严重,皇帝越生气……文振康就越是危险。 左相如今怕是正坐立不安呢吧! 她眯了眯眼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扣着石桌,如今外面科举舞弊消息传的如火如荼,文振康的家眷还不知道如何提心吊胆。 文振康头一次做主考,就敢这般张狂明目张胆的收礼,不知道会不会也是因为有左相李茂在后的缘故? 若是左相李茂真的搅和在其中? 又有人指点指点文振康的家眷去找左相求情,左相怕是坐立不安之余怕是要惶恐,即便是李茂明锐没有搅和其中? 也是要头疼一番的吧! 想到此? 白卿言让春桃将佟嬷嬷唤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wuhuangads.com/txt/198341/60885398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随着我们走过的每一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庞晨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酒井法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把拉环放入易拉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喝水水咋也是酸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594章-开局一座天机阁叶旭的身份-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才出狼穴,又入虎口-主角是许应的小说免费阅读-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等他来杀我!-木木鱼猫新书-